关闭

【以案释法】行政处罚听证程序的合法性分析

行政处罚听证程序的合法性分析

——吴某不服某区卫生健康局行政处罚案

【案情简介】

申请人:吴某

被申请人:某区卫生健康局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不服,向某市卫生健康委申请行政复议。

申请人认为:

申请人毕业于“北京光明中医函大”,跟“国医大师”师怀堂教授学习针灸技术。2016年6月,被人设套碰瓷并被举报。中医文化民间传承是一个重要的学习方式。作为基层中医工作者,不能接受某区卫生健康局对其作出的无证行医的行政处罚,故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被申请人认为:

被申请人接到投诉举报后,于2019年6月27日对涉案场所进行检查,未发现医疗器械,未见到申请人本人。7月9日,举报人提供与申请人的聊天记录及微信转账记录。7月30日,该案立案调查,申请人在接受询问时认可其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并承认其在涉案场所给举报人做针灸,通过微信转账收取举报人500元。12月17日,根据申请人的要求,被申请人组织听证。2020年1月16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送达,处罚决定主体适格,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履行了应尽的职责。

【查明事实】

2019年6月21日,某区卫生监督所接到投诉举报,反应吴某在某旅馆非法开展诊疗活动。2019年7月30日,吴某接受询问,承认其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于2019年6月12日在租住旅馆内给患者做针灸,通过微信转账收取500元。2019年10月25日,该案办理期限延长三个月。12月17日,某区卫生健康局根据吴某的要求举行听证,听证员均为某区卫生监督所人员。2020年1月16日,某区卫生健康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吴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第二款“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的规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九条对吴某处以罚款人民币5000元整,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500元整的行政处罚。吴某不服,于2020年3月12日向某市卫生健康委申请行政复议。

【决定内容】

某区卫生健康局于2019年12月17日就本案组织听证,其听证员(2名)、书记员(1名)均为某区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不符合《卫生行政处罚程序》相关规定,违反听证程序。复议机关决定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某区卫生健康局在三个月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案件相关法律规定的适用】

本案涉及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卫生行政处罚程序》《辽宁省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 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

第四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组织听证。

《卫生行政处罚程序》第三十六条规定:卫生行政机关的听证人员包括听证主持人、听证员和书记员。听证主持人由行政机关负责人指定本机关内部的非本案调查人员担任,一般由本机关法制机构人员或者专职法制人员担任。听证员由卫生行政机关指定一至二名本机关内部的非本案调查人员担任。协助听证主持人组织听证。书记员由卫生行政机关内部的一名非本案调查人员担任,负责听证笔录的制作和其他事务。

《辽宁省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行政机关或组织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对公民罚款1000元以上、对个体经营业者罚款2000元以上、对法人和其他组织罚款10000元以上的行政处罚决定,被处罚当事人要求听证的,作出行政处罚的机关或组织应当组织听证。

第八条规定:听证机关或组织应当确定该机关或组织法制机构工作人员或者具有法制工作职能机构的人员为听证员。

【评析意见】

该案罚款金额已达到 “较大数额”标准,在当事人明确提出听证请求的情况下,案件听证将直接影响处罚结果的有效性、合法性。据此,复议机关认为,该案的焦点问题在于听证程序是否符合要求。

一方面,《卫生行政处罚程序规定》规定,“听证员由卫生行政机关指定一至二名本机关内部的非本案调查人员担任,协助听证主持人组织听证。书记员由卫生行政机关内部的一名非本案调查人员担任,负责听证笔录的制作和其他事务。”《辽宁省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规定》规定,“听证机关或组织应当确定该机关或组织法制机构工作人员或者具有法制工作职能机构的人员为听证员。听证机关的听证员为3至5人”。由此可见,听证参与人员必须由行政机关内部人员担任。

另一方面,某区卫生监督所作为受委托执法的事业单位,其执法权限和执法范围只能来自于行政机关的委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和《卫生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的相关规定,均未将案件听证权纳入委托执法范围。某区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自然不能以听证员或书记员身份参与听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复议机关据此决定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本案案情简单清晰,证据确实充分,却也在某种程度上造成执法人员麻痹大意,对执法流程把控不严,在法定程序上出现疏漏,造成全案撤销重做的结果。各级卫生健康行政执法部门应当深刻总结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经验教训,着重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是牢固树立程序法定意识。各级卫生健康行政执法部门应当站在“程序正义”的高度,严格依法依规依程序进行调查、询问、核实、取证,准确使用法律文书,合理界定案件办理人员身份,保护当事人陈述申辩、申请听证等权益,确保执法行为合法合规、严谨有效。

二是牢固树立权责法定意识。有执法权的行政机关应当严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以及卫生健康系统法规规章的相关规定,细化委托执法的事项、种类和依据,明确委托执法范围,理清委托机关和被委托单位的权力边界。未纳入委托范围的事项一律由行政机关组织实施,避免出现违法委托、越界委托等情况发生。